William Hand

殡仪馆工作人员 DC粉 Tolkien粉 法鲨粉 小闪大少雀姐女神 屁股即正义 飞天面条教教徒 让我们愉快地进入darkwave的世界

安利个非典型源赖光吧。
我对历史上源赖光印象很好,不管怎么说,后世平描绘安时代作品里源赖光大部分也是正面人物。

安利这个非典型源赖光的原因是,喵的这个源赖光是个病弱美人啊!(在全篇蜜汁画风下源赖光真的挺好看的),虽然设定更迷…
这部片子叫《御伽草子》,主角是源赖光的妹妹源光——虽然这个妹妹实际不存在。设定是源赖光病重,妹妹顶替哥哥身份作为源赖光外出做事…然后真·妹控·病弱美人·源赖光迅速在三集之内gg(站着死的时候真的挺美的),妹妹不得不继续顶替源赖光之名继续追查真相…

画重点!病弱美人!还有娘化!老片子早就把现在人的脑洞提前实现了好伐!
顺便源赖光身边四大将设定也改了…

片子逻辑通顺,画风看习惯也就好了,女主人设也好(兄控什么的最好了),男主和哥哥都是miki配的音(男主刚出来我就默默吐槽:妹砸你该不会因为他声音和你哥一样才注意到人家的吧…)
不过这部片子里晴明略迷,接受不了的那就算了…

Python2和3有时候不兼容就很烦…

更完文后其实现在我在写代码…其实我是憋不出来代码突然想起我还有个坑没填…
以及朕实在没有写文的天赋…估计以后就没有了。

讲个笑话,不是好多言情小说玛丽苏蔚然成风,包括耽美里也有好多男玛丽苏…
好多人觉得写玛丽苏的都是些妹子但是!我跟你们刚!里面有一大批!是男作者!
本来我听说的时候,我以为他们都是带入男性角色,比如帝王将相啊霸道总裁啊…
但是!毁三观的!是!他们是带入女性角色!!!!
卧槽到底有多么可怕!
拿什么拯救你们…汉子们…

三十六种戏剧模式外的爱情完结

后来有次文俊辉在实验室刚熬夜完,油着头发睡眼惺忪的从楼里出来,看到衣冠楚楚的全圆佑站在楼下。紧绷不自然的肩膀出卖了全圆佑的紧张。
文俊辉还没回过神来,打了个哈欠:“你来干嘛。”
“告白。”全圆佑面无表情,手从口袋里不断的抽出又放回去。
文俊辉看他这么紧张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他抓抓自己的头发,然后又想起自己没有洗,又赶紧放下:“我答应了。”
全圆佑愣在了那里:“…就这样?”
“不然你想怎样。去吃饭吧?”

全圆佑又恍恍惚惚地随着文俊辉吃完了早饭,又告别看着文俊辉进了宿舍补眠,方才找回神志。等中午文俊辉醒来,看到手机里密密麻麻全圆佑发来的消息:“你答应我,是认真的吗?”
文俊辉乐了,马上给他打了回去:“我要是说不是认真的,你能怎样?”
“…”
“答应了就是答应了,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反悔?你太小看我了吧?”
“…”
“当初你走到我面前,那么的自信,为什么现在这么畏畏缩缩?”
“…”
“是因为喜欢你啊。而且,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良久,对面的人这么说。
文俊辉捂着脸又倒回床上:“哇哇哇你这么说我有点遭不住。”
“不过我也好喜欢你。”

后来文俊辉知道全圆佑当初告白前甚至亲手用花体字抄了一份“春风你为何唤醒我”,顿时笑得不能自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圆佑你好可爱!你为什么想这么做?”
“因为春天在你的眼里啊。”

“哎,圆佑,你说我们是三十六种戏剧模式里的哪一种哇?”
“我觉得都不是。”
“我也这么觉得。我一点也不想要那些悲欢离合,我只想和你分享我的喜乐忧愁。”

三十六种戏剧模式外的爱情

中午食堂饭桌是八卦最好的滋生地。
“啧…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啊,你看洪知秀,嘴上说着必须信仰一致,结果还不是哪怕是异教徒也屁颠屁颠的凑上去了吗…”
尹净汉故作苦恼的用手抵着头:“你们知道他最近被他女朋友安利了一部啥啥啥剧,看了大半夜跟我说他在计算如果世界上2%的人消失,他有多大可能被选中…”
权顺荣懵懵地问:“不就是2%嘛,有什么好算的?”
“2%这个概率是需要检测的,所以也需要计算啊,一般用bootstrap来算。”徐明浩拍拍权顺荣的肩,“这个俊哥熟,你问他。”
文俊辉嘿然一笑,转过头继续问尹净汉:“他在看什么剧啊,为什么计算这个?”
“叫什么…剩饭?反正有好多宗教啊什么的因素,我也看不懂…”
文俊辉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好神神叨叨,是知秀哥的菜。”

尹净汉突然话锋一转,装作不经意的问:“我听说你和圆佑出去看歌剧了?”
文俊辉顿时结巴了:“你…你…怎么知道…不对,你问这个干吗?”
权顺荣和徐明浩还有李灿一起“yooooooooooo~”了起来,一旁金珉奎一脸“wtf”,连连追问:“俊哥你啥时候和圆佑哥这么好了?”,而崔韩率…整个人还在状况外:“净汉哥,虽然leftover有剩菜的意思但是…”
尹净汉接着发问:“感觉怎么样?”
文俊辉不好意思得红着脸说:“我…我不知道…我睡着了…”
顿时桌上一阵爆笑,尹净汉揉着笑痛的肚子问:“你们还不会还没有牵手吧!”
“怎么没有!”文俊辉急眼了,又觉得有点失落,“虽然…只是牵手…”
恰好全圆佑刚来,看着满脸通红的文俊辉,微笑着问:“是谁欺负我们俊辉了啊?”
“我们。”徐明浩很会抓关键字,然后和权顺荣击了个掌,又开始一波新的“yooooooooo~”
尹净汉偷笑:“圆佑你不行啊!”
全圆佑摘下眼镜来慢条斯理的放在一边,满脸正经,宛如一个正人君子(皮下是什么衣冠禽兽我们就不得而知了),说:“这不是还没告白嘛,等我再准备准备。”
文俊辉忙拉住他的袖子,整个人羞得忍不住捂住脸。崔韩率终于反应过来,迅速的加入了“看热闹不嫌事大我们一起yoooooooooo~”组。金珉奎是唯一一个崩溃的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他结果被徐明浩武力镇压了下去。
文俊辉压下嗓子里的那只鸟,声音颤抖的宛如不是自己的:“那你什么时候和我告白啊。”
“你再不告白,我就对你告白了啊。”
———————————————————————
The leftovers肥肠好看,揭露那种平静生活下的不堪揭露的痛快淋漓。
最近出了很多事,才发觉,写甜文真的是自己的生活不可能那么甜那么美好。
这是我自己的寄托啊。

做东西最烦的就是,常用的方法自己用FP(or FN)贼高,基于老方法改进,结果又变成FN(or FP)贼高…
算法你有考虑过我们的感想吗,你没有。

To-morrow, and to-morrow, and to-morrow,
Creeps in this 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
To the last syllable of recorded time,
And all our yesterdays have lighted fools
The way to dusty death.
  
Out, out, brief candle!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a poor player
That 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
And then is heard no more: it is a tale
Told by an idiot, full of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 nothing.

三国第一熊孩子孙权

他妈的